我死了,你還會娶別人嗎
「倘若有一天我死了,你會再娶其它女人麼?」我記得問這話是在我與君的結婚一週年紀念日上。那時,他正忙著與鍋裡的鮮魚對戰,根本無暇理睬我。 「啊?哦,也許會吧!這得等你真死了才能說。」「什麼?」我佯怒,從他身後抱住他:「你就這麼討厭我啊?」
  君笑,關上火轉身抱我:「傻丫頭,我答應過你不騙你。如果我說不娶可我後來娶了,不就騙了你麼?」
  我也笑,躲在他懷裡,快樂得像只小鳥「好吧,准你娶她。不過,不許她碰我那些漂亮娃娃。」「為什麼?」
  「因為,那是你送我的愛的信物,死後啊,我要在那兒看著你!」「哇!好恐怖啊!」君大笑地抱緊我「傻孩子,你的命啊,長著呢!」
  現在,我就活在這堆娃娃裡,我想像不到短短十天,我便真的與君陰陽相隔。
  我是死於車禍的。一切來的那麼突然。那時,我正盤算著週末我們要去哪兒旅行,那車就飛速衝來了。其實,沒什麼很大的痛楚,清醒時,我看到人們七手八腳的把我抬上救護車,只覺得好笑,因為我知道那是多餘的。意識到自己的死亡,我一點也不難過。我一向沒什麼朋友,只有君。現在仍可以陪著君,看著君就行了。管他是什麼樣的形態呢。想到這兒,我便大步走回家。
  家門前,我猶豫了。我記得以前聽說魂是可以越牆而入的。我試了試,居然成功了!這令我興奮不已,又來回再試了幾次。嘿,做魂也沒什麼不好的。起碼鑰匙省了!
  進到屋內,我逛了一圈,君還沒有回來。突然想起,這是上班時間。於是又在屋內不停的溜彎兒。欣賞我們的房子是我生前最愛做的事兒。當然,死後也不例外。雖然,這間屋子,我已再熟悉不過。因為,在這兒,我渡過了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375日。至今,我還記得結婚那天,君在家門前望著我的表情。他說:「丫頭,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了!我們的!」是啊,我和君的。從那天起,我便不停裝扮它,直至今天,我再也無法為它效力為止。
  我看到屋內的粉紅色窗簾,卡通的大地毯和那堆了大半個臥室的娃娃。突然想起君每每撫摸我頭髮輕聲說:「你真是個孩子。」時,那無奈又憐愛的樣子。是啊,能把家弄像個玩具店,我不是孩子又是什麼呢?只可惜再也看不到群在說這話時的表情了。
  我歎了口氣,回到娃娃堆坐下。不知不覺中竟睡著了。
  醒來時,已是天黑。我感到了一絲寒氣。使抱怨起君竟然忘了把我抱回暖烘烘的被窩。這才猛然想起,我已從君的生命中消失了,而且是很徹底的。我起身,開始繞著屋子找他,最後是在衛生間裡找到我心愛的君的。
  他趴在浴缸上,旁邊擺著許多空酒瓶,地上被吐得亂七八糟,一股刺鼻的味兒飄散在空氣中。我不悅地捏著鼻子,蹲下來看他。竟發現他臉上掛著淚痕。天!我的君會哭?!那個堅強無比的他竟然哭了!多不可思議啊!我試圖拉起他,可手卻穿越了他的身體!我試了一次又一次,在筋疲力盡後,我決定放棄。頭一次,我知道自己是這麼無能的。在我的君如此近時,我連拉他一把的能力都沒有。這樣的妻子要來何用呢?
  我輕輕吻了吻他的嘴唇,在他的身邊坐下。除了這樣陪他,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其它的辦法。
  「丫頭,不要走,不要……」我聽見君在叫我。我知道他是說醉話了。我笑:「傻瓜,我這麼愛你,怎會捨得離你而去呢?」
  一個月後,日子漸漸恢復正常。我的君仍舊準時准點的上下班,只是不再愛笑;而我,也依舊是那個快樂的小主婦,乖乖的呆在家陪我的娃娃們,只是君不曾發覺;我們還是那樣過著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日子,屋內的一切都沒有改變過。直到有一天,玲的出現。
  玲按門鈴時,群正在書房裡加班做他的計劃書,我則在一旁傻呵呵的陪他。我想不出在夜裡這個時候會有什麼人來訪?走到客廳,便看到性感的玲和呆呆的君。
  這是我第一次見玲。她留著長長的卷髮,穿著黑色的性感套裝,化了很濃的妝。四周全是她身上散發出的香水味兒。我不禁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娃娃裙和兔兔拖鞋。和她比,我是名符其實的孩子。
  「我搬來了。」聽到玲這樣說,我才注意到她身邊的行李袋。搬來?住哪兒?我和君的家麼?我奇怪的望著她。
  「別胡鬧,你給我回去」君似乎在發火。我頭一次看到君發火的樣子,很凶。我害怕。
  「憑什麼?你老婆都死了,難道我們現在不應該正大光明了嗎?」玲笑得很燦爛,可我覺得很冷「瞧!你老婆死得多好啊。多會挑時間啊。連離婚都省得你和她說了……」「啪!」我看見君打了玲一巴掌。我驚呆了!君怎麼會打人呢?他平時連罵一聲都不曾有過的。如此溫柔的君竟然會打人?他還有多少是我不曾知道的??
  「哼!現在打我?!以前在我床上對我甜言蜜語的日子,你忘記了是吧!你可別忘了,你是答應過我和你老婆離婚娶我的!……」離婚?!君想和我離婚麼?他不愛我?他竟要娶玲?我怎麼一點也不曾發覺?玲再說的話,我已一個字都聽不進去。我跌跌撞撞的走回我的娃娃堆。抱著它們。我覺得鼻子酸酸的,一股熱浪從眼裡湧了出來。
  原來,魂也會流淚啊!
  玲就這樣搬進了我和君的家,像個女主人一樣睡在我和君的床上,不同的只是君搬去了客廳。她換掉我的卡通地毯和粉紅窗簾。拿走我衣櫥裡的娃娃裙和鞋架上的兔兔鞋。她把它們通通扔到垃圾箱裡。
  君什麼也不說,只默默地把它們撿回來,洗乾淨,再放進我深愛的娃娃堆裡。然後連續不斷的對我說:「丫頭,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啊!」我望著君,心疼的掉淚。可我不願原諒他!我無法接受我和君的生活中,出現一個莫名其妙的玲。她像個女皇一樣在我和君的屋子裡指手劃腳,把我一點點擠出去;把我曾精心裝扮的小屋變成她的家。尤其讓我無法忍受的是,君的欺騙。他為了玲欺騙我!他說過不會騙我的,連我死後的事兒都不願意欺騙的君,為什麼會在我還在人世時,就和玲在一塊兒呢?一瞬間,我與君有過的幸福日子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這堆垃圾給我扔了!」玲指著我的鼻尖對君說。我看了看四周,明白了,她指的是我的寶貝娃娃。這些都是君送我的。是我們每一次快樂的紀念。第一次約會,第一次做飯,第一次接吻……我們都異常珍惜。還說以後要留給孩子看,告訴他們爸爸媽媽有多麼幸福,可如今……天!我看到了什麼?君在收拾它們!他要扔掉它們麼?他忘了我說過我活在娃娃堆裡麼?他真的不要我了?一點也再想念他的丫頭?我拚命的搖頭,卻阻止不了他的動作。
  君把娃娃收做一堆時,玲很滿意地笑了:「快點,扔了它們,我們得忘了過去,開始新的生活了。」君看了看玲,並不理睬她。只很溫柔的在每個娃娃的臉上都親上一口,像以前親吻我那樣。「玲,你走吧!我求你了!離開我和丫頭的家!我不會扔了它們,也不能扔了它們!我的丫頭活在裡面,她在看著我啊!」玲憤怒的望著君:「你說過,你愛我,你是我的!」「不是,不是!對不起,我騙了你,騙了丫頭,更騙了我自己!」君失聲痛哭「我只愛丫頭,只愛她一個啊!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她,可是,我明白的太晚了……」我奔上前,像以前一樣抱住他的後背。淚水橫飛,我不能不原諒他啊!
  不久,玲搬走了。像來時那樣匆忙。連聲再見都沒和君說。我想她是傷心的,我看著她憂鬱的背影想為她做些什麼,可有心無力。我不恨她,只希望她以後一切都可以很好。就像我不恨君一樣,我知道愛一旦深入骨髓,就不懂怎麼會恨了。
  玲走後,又恢復以前寧靜而冷清的日子。君把我們的屋子恢復原樣。沒事兒時便捧著我的照片發呆。要不就一夜接一夜的不停工作。他把自己封閉起來。看著他日漸清瘦的臉龐,我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
  欣便是在那時候闖入了君的生活。
  欣與君的相識平淡無奇。那日,欣剛搬到隔壁的空屋,可保險絲斷了,便來向君借。
  我知道君看到欣時愣住了,因為我也愣住了。欣與我長得出奇的像。只是眉宇間多了份成熟。我看到君抱緊欣叫她丫頭時,欣莫名又尷尬的表情。忍不住大笑。我的君竟然也有此等愚笨的時候!從此,欣和君便開始了似有似無的交往。
  欣是個很溫柔的女人。與創造性幼稚的我是完全不同的。她常在我和君的小屋出入,為君收拾房子,做出可口的飯菜,但從不過夜。我就那麼每天坐在娃娃堆裡,看著她擦拭我的照片,打掃娃娃身上的灰塵,看她不厭其煩的聽君講我和他的故事……
  我打了個很大的哈欠,我想我呆乏了,或許應該換個地方。
  君和欣的婚禮是那麼自然。我甚至沒有一絲嫉妒。婚後的欣像以前一樣,她沒改變房中任何一點小擺設,包括我那堆曾被玲稱為垃圾的娃娃們。望著她每日奔波忙碌的樣子,我覺得像是一幅溫馨而美麗的畫。突然間發現我已是那麼多餘了。可是,我不願離開君。
  欣懷孕了。這令君興奮不已。初為人父的喜悅是無法言語的。他像當初嬌慣我一般寵著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想欣是幸福的。可我又該如何呢?這個的問題一直困惑著我,直到那日。
  那天,君外出了。我看到欣站在娃娃堆前摸著肚子自言自語「寶寶,你會很幸福的,因為你有兩個媽媽疼。」然後,她摸了摸娃娃的臉蛋:「丫頭,你也很疼我們的寶寶的。對麼?」我明白了,欣不是自言自語,而是在對我說。
  我釋然了。站起來,伸了個大懶腰。窗外明媚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我知道,寶寶只會有一個媽媽疼。便起身離開我心愛的娃娃們,我相信,很快會再見的。
  數月後,君與欣生下一漂亮的女兒,取名叫丫頭。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瘋娘-感人
23年前,有個年輕的女子流落到我們村,蓬頭垢面,見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諱地當眾小便。因此,村裡的媳婦們常對著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婦還上前踹幾腳,叫她」滾遠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著在村裡轉悠。   那時,我父親已有35歲。他曾在石料場子幹活被機器絞斷了左手,又因家窮,一直沒娶媳婦。奶奶見那女子還有幾份姿色,就動了心思,決定收下她給我父親做媳婦,等她給我 家」續上香火「後,再把她攆走。父親雖老大不情願,但看著家裡這番光景,咬咬牙還是答應了。結果,父親一分未花,就當了新郎。   娘生下我的時候,奶奶抱著我,癟著沒剩幾顆牙的嘴欣喜地說:」這瘋婆娘,還給我生了個帶把的孫子「。只是,我一生下來,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從不讓娘*近。   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給,給我。。。。。「奶奶沒理她。我那麼小,像個肉嘟嘟,萬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麼辦?畢竟,娘是個瘋子。每當娘有抱我的請求時,奶奶總瞪起眼睛訓她:」你別想抱孩子,我不會給你的。要是我發現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攆走。「奶奶說這話時,沒有半點兒含糊的意思。娘聽懂了,滿臉的惶恐,每次只是遠遠地看著我。儘管娘的奶脹得厲害,可我沒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說娘的奶水裡有」神經病「,要是傳染給我就麻煩了。   那時,我家依然在貧困的泥潭裡掙扎。特別是添了娘和我後,家裡常常揭不開鍋。奶奶決定把娘攆走,因為娘不但在家吃」閒飯「,時不時還惹是生非。一天,奶奶煮了一大鍋飯,親手給娘添了一大碗,說:「媳婦兒,這個家太窮了,婆婆對不起你。你吃完這碗飯,就去找個富點兒的人家過日子,以後也不准來了,啊?」娘剛扒了一大團飯在口裡,聽了奶奶下的「逐客令:。顯得非常吃驚,一團飯就在嘴裡凝滯了。娘望著奶奶懷中的我,口齒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奶奶猛地沉下臉,拿出威嚴的家長作風厲聲吼到:「你這個瘋婆娘,?什麼?,?下去沒你的好果子吃。你本來就是到處流浪的,我收留了你兩年了,你還要怎麼樣?吃完飯就走,聽到沒有?」說完奶奶從門後拿出一柄鋤,像余太君的龍頭杖似的往地上重重一磕,「咚」地發出一聲響。娘嚇了一大跳,怯怯地看著婆婆,又慢慢低下頭去看面前的飯碗,有淚水落在白花花的米飯上。 在***逼視下,娘突然有個很奇怪的舉動,她將碗中的飯分了一大半給另一隻空碗,然後可憐巴巴地看著奶奶。   奶奶呆了,原來,娘是向奶奶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飯,只求別趕她走。***心彷彿被人狠狠揪了幾把,奶奶也是女人,她的強硬態度也是裝出來的。奶奶別過頭,生生地將熱淚憋了回去,然後重新板起了臉說:「快吃快吃,吃了快走。在我家你會餓死的。」娘似乎絕望了,連那半碗飯也沒吃,朗朗蹌蹌地出了門,卻長時間站在門前不走。奶奶硬著心腸說:「你走,你走,不要回頭。天底下富裕人家多著呢!」娘反而走攏來,一雙手伸向婆婆懷裡,原來,娘想抱抱我。 奶奶憂鬱了一下,還是將襁褓中的我遞給了娘。娘第一次將我摟在懷裡,咧開嘴笑了,笑得春風滿面。奶奶卻如臨大敵,兩手在我身下接著,生怕娘的瘋勁一上來,將我像扔垃圾一樣丟掉。娘抱我的時間不足三分鐘,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將我奪了過去,然後轉身進屋關上了門。   當我懵懵懂懂地曉事時,我才發現,除了我,別的小夥伴都有娘。我找父親要,找奶奶要,他們說,你娘死了。可小夥伴卻告訴我:「你娘是瘋子,被你奶奶趕走了。」我便找奶奶扯皮,要她還我娘,還罵她是「狼外婆」,甚至將她端給我的飯菜潑了一地。那時我還沒有「瘋」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長什麼樣?還活著嗎?沒想到,在我六歲那年,離家5年的娘居然回來了。那天,幾個小夥伴飛也似地跑來報信:「小樹,快去看,你娘回來了,你的瘋娘回來了。」我喜得屁顛屁顛的,撒腿就往外跑,父親奶奶隨著我也追了出來。這是我有記憶後第一次看到娘。她還是破衣爛衫,頭髮上還有些枯黃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那個草堆裡過的夜。娘不敢進家門,卻面對著我家,坐在村前稻場的石?上,手裡還拿著個髒兮兮的氣球。當我和一群小夥伴站在她面前時,她急切地從我們中間搜尋她的兒子。娘終於盯住我,死死地盯住我,裂著嘴叫我:「小樹。。。。。。。球。。。。。。球」她站起來,不停地揚著手中的氣球,討好地往我懷裡塞。我卻一個勁兒地往後退。我大失所望,沒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這樣一副形象。一個小夥伴在一旁起哄說:「小樹,你現在知道瘋子是什麼樣了吧?就是你娘這樣的。」   我氣憤地對小夥伴說:「她是你娘!你娘才是瘋子,你娘才是這個樣子。」我扭頭就跑了。這個瘋娘我不要了。奶奶和父親卻把娘領進了門。當年,奶奶攆走娘後,她的良心受到了拷問,隨著一天天衰老,她的心再也硬不起來,所以主動留下了娘,而我老大不樂意,因為娘丟了我的面子。   我從沒給娘好臉色看,從沒跟她主動說過話,更沒有喊她一聲「娘」,我們之間的交流是以我「吼」為主,娘是絕不敢頂嘴的。   家裡不能白養著娘,奶奶決定訓練娘做些雜活。下地勞動時,奶奶就帶著娘出去「觀摩」,說不聽話就要挨打。   過了些日子,奶奶以為娘已被自己訓練得差不多了,就叫娘單獨出去割豬草。沒想到,娘只用了半小時就割了兩筐「豬草」。奶奶一看,又急又慌,娘割的是人家田里正生漿拔穗的稻穀。奶奶氣急敗壞的罵她「瘋婆娘谷草不分。。。。。。」奶奶正想著如何善後時,稻田的主人找來了,竟說是奶奶故意教唆的。奶奶火冒三丈,當著人家的面拿出根棒一下敲在娘的後腰上,說:「打死你這個瘋婆娘,你給老娘滾遠些。。。。。」   娘雖瘋,疼還是知道的,她一跳一跳地躲著***棒槌,口裡不停地發出「別、別。。。。」的哀號。最後,人家看不過眼,主動說「算了,我們不追究了。以後把她看嚴點就是。。。。」這場風波平息後,娘歪在地上抽泣著。我鄙夷地對她說:「草和稻子都分不清,你真是個豬。」話音剛落,我的後腦勺挨了一巴掌,是奶奶打的。奶奶瞪著眼罵我:「小兔崽子,你怎麼說話的?再這麼著,她也是你娘啊!」我不屑地嘴一撇:「我沒有這樣的傻瘋娘!」   「?,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看我不打你!」奶奶又舉起巴掌,這時只見娘像彈簧一樣從地上跳起,橫在我和奶奶中間,娘指著自己的頭,「打我、打我」地叫著。   我懂了,娘是叫奶奶打她,別打我。奶奶舉在半空中的手頹然垂下,嘴裡喃喃地說道:「這個瘋婆娘,心裡也知道疼愛自己的孩子啊!」我上學不久,父親被鄰村一位養魚專業戶請去守魚池,每月能賺50元。娘仍然在***帶領下出門幹活,主要是打豬草,她沒再惹什麼大的亂子。   記得我讀小學三年級餓一個冬日,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奶奶讓娘給我送雨傘。娘可能一路摔了好幾跤,渾身像個泥猴似的,她站在教室的窗戶旁望著我傻笑,口裡還叫:「樹。。。傘。。。」一些同學嘻嘻地笑,我如坐針氈,對娘恨得牙癢癢,恨她不識相,恨她給我丟人,更恨帶頭起哄的范嘉喜。當他還在誇張地模仿時,我抓起面前的文具合,猛地向他砸過去,卻被范嘉喜躲過了,他衝上前來掐住我的脖子,我倆撕打起來。我個子小,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被他輕易壓在地上。這時,只聽教室外傳來「嗷」的一聲長嘯,娘像個大狹似地飛跑進來,一把抓起范嘉喜,拖到了屋外。都說瘋子力氣大,真是不假。娘雙手將欺負我的范嘉喜舉向半空,他嚇得哭爹喊娘,一雙胖乎乎的小腿在空中亂踢蹬。娘毫不理會,居然將他丟到了學校門口的水塘裡,然後一臉漠然地走開了。   娘為我闖了大禍,她卻像沒事似的。在我面前,娘又恢復了一副怯怯的神態,討好地看著我。我明白這就是母愛,即使神志不清,母愛也是清醒的,因為她的兒子遭到了別人的欺負。當時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聲:「娘!」這是我會說話以來第一次喊她。娘渾身一震,久久地看著我,然後像個孩子似的羞紅了臉,咧了咧嘴,傻傻地笑了。那天,我們母子倆第一次共撐一把傘回家。我把這事跟奶奶說了,奶奶嚇得跌倒在椅子上,連忙請人去把爸爸叫了回來。爸爸剛進屋,一群拿著刀棒的壯年男人闖進我家,不分青紅皂白,先將鍋碗瓢盆砸了個稀巴爛,家裡像發生了九級地震。這都是范嘉喜家請來的人,范父惡狠狠地指著爸爸的鼻子說:「我兒子嚇出了神經病,現在衛生院躺著。你家要不拿出1000塊錢的醫藥費,我他媽一把火燒了你家的房子。」   1000塊?爸爸每月才50塊錢啊!看著殺氣騰騰的范家人,爸爸的眼睛慢慢燒紅了,他用非常恐怖的目光盯著娘,一隻手飛快地解下腰間的皮帶,劈頭蓋臉地向娘打去。一下又一下,娘像只惶惶偷生的老鼠,又像一隻跑進死胡同的獵物,無助地跳著、躲著,她發出的淒厲聲以及皮帶抽在她身上發出的那種清脆的聲響,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最後還是派出所所長趕來制止了爸爸施暴的手。派出所的調解結果是,雙方互有損失,兩不虧欠。誰在鬧就抓誰!一幫人走後,爸看看滿屋狼籍的鍋碗碎片,又看看傷痕纍纍的娘,他突然將娘摟在懷裡痛哭起來,說:「瘋婆娘,不是我硬要打你,我要不打你,這事下不了地,咱們沒錢賠人家啊。這都是家窮惹的禍!」爸又看著我說:「樹兒,你一定要好好讀書考大學。要不,咱們就這樣被人欺負一輩子啊!」我懂事地點點頭。   2000年夏,我以優異成績考上了高中。積勞成疾的奶奶不幸去世,家裡的日子更難了。恩施洲的民政局將我家列為特困家庭,每月補助40元錢,我所在的高中也適當減免了我的學雜費,我這才得以繼續讀下去。   由於是住讀,學習又抓得緊,我很少回家。父親依舊在為50元打工,為我送菜的擔子就責無旁貸地落在娘身上。每次總是隔壁的嬸嬸幫忙為我抄好鹹菜,然後交給娘送來。20公里的羊腸山路虧娘牢牢地記了下來,風雨無阻。也真是奇跡,凡是為兒子做的事,娘一點兒也不瘋。除了母愛,我無法解釋這種現象在醫學上應該怎麼破譯。   2003年4月27日,又是一個星期天,娘來了,不但為我送來了菜,還帶來了十幾個野鮮桃。我拿起一個,咬了一口,笑著問她:「挺甜的,哪來的?」娘說:「我。。。。我摘的。。。。」沒想到娘還會摘野桃,我由衷地表揚她:「娘,您真是越來越能幹了。」娘嘿嘿地笑了。   娘臨走前,我照列叮囑她注意安全,娘哦哦地應著。總走娘,我又扎進了高考前最後的複習中。第二天,我正在上課,嬸嬸匆匆地趕來學校,讓老師將我喊出教室。嬸嬸問我娘送菜來沒有,我說送了,她昨天就回去了。嬸嬸說:「沒有,她到現在還沒回家。」我心一緊,娘該不會走錯道吧?可這條路她走了三年,照理不會錯啊。嬸嬸問:「你娘沒說什麼?」我說沒有,她給我帶了十幾個野鮮桃哩。嬸嬸兩手一拍:「壞了壞了,可能就壞在這野鮮桃上。」嬸嬸問我請了假,我們沿著山路往回找,回家的路上確有幾棵野桃樹,桃樹上稀稀拉拉地掛著幾個桃子,因為長在峭壁上才得以保存下來。我們同時發現一棵桃樹有枝丫折斷的痕跡,樹下是百丈深淵。嬸嬸看了看我說,「我們到峭壁底下去看看吧!」我說,「嬸嬸你別嚇我。。。。」嬸嬸不由分說,拉著我就往山谷裡走。。。。。   娘靜靜地躺在谷底,周邊是一些散落的桃子,她手裡還緊緊攥著一個,身上的血早就凝固成了沉重的黑色。我悲痛得五臟俱裂,緊緊地抱住娘,說:「娘啊,我的苦命娘啊,兒悔不該說這桃子甜啊,是兒子要了你的命。。。。。。娘啊,您活著沒享一天富啊。。。。」我將頭貼在娘冰涼的臉上,哭得漫山遍野的石頭都陪著我落淚。   2003年8月7日,在娘下葬後的第100天,湖北大學燙金的錄取通知書穿過娘所走過的路,穿過那幾株野桃樹,穿過村前的稻場,逕直「飛」進了我的家門。我把這份遲到的書信插在娘冷寂的墳頭:「娘,兒出息了,您聽到了嗎?您可以含笑九泉了!」(完)
轉自大陸...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蚊子+飛蚊症
最近天氣沒之前那麼的低溫
前幾天還好春天來了般溫暖
所以蚊子越來越多,打了一隻又一隻
自己也有點飛蚊症
眼睛看世界,總會有黑點點在我眼前
還好之前檢查是算輕微的
醫生說如果我還看習慣,就不用動手術
這2天卻感覺,蚊子在我眼前飛啊飛
打都打不太到
黑點點在我眼前晃
蚊子,黑點點,虎~~
搞的我心浮氣燥滴
但是我還是很幸運
至少我算健康又健全
雙眼看的到美麗的事物
聽的到娃娃撒嬌的聲音
生氣時可以罵出口表達不滿
有時會怨老天不公平
但又感謝天給我個貼心的娃娃
我的快樂悲傷有個小人兒陪
雖然孩子長大終究有自己的世界
但我很珍惜現在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哎啊我的媽-國民*金
新政府新政策,國民年金上路了
今年是個寒冬年,經濟哀退
失業人口大增,我們做小生意的
都快付不起房租,賺的錢都繳給房東了
想去找份工作,但失業潮來臨
現在科學園區大放無薪假
沒加入勞保就要入國民年金
三餐都快不濟了,那有閒錢繳國民年金我的天啊~~誰來幫助我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波伽利首度來台的感動
期待了好久的一個夜晚,終於...
Andrea Bocelli 就這樣,帶著他靦腆的笑容,站在舞台上。
不知道,為什麼對 Andrea 特別的喜愛...
聽著他的聲音,真的宛若在天堂般的快樂 !!!
或許,因為他的眼盲,讓他的心更開放的用聲音來看待世界,
也或許,是因為他真真切切的用著一份如上帝使者般的聲音,
傳遞著一種平和,熱情,樸實,簡單愛的心意。
繞著整個球場,透過空氣的傳導,
一個個音符,飄進了在現場每個人的耳裡心坎裡。
台上的樂團,精準地為 Bocelli 奏著音,合唱團的配合,
永遠都來的那麼的即時。
我也喜歡指揮;Marcello Rota那種...給我音樂給我聲音的手勢
讓人,不由的跟著他,享受了一整夜的美好。
當 O sole Mio 傳到耳邊時,突然興奮地心跳著...
Andrea 淨澈的聲音,就像在輕撫著你的靈魂,在你耳邊說
喔 !!! 我的太陽啊
當他和 Heather Headley合唱了 Canto della terra ...
那種氛圍,猶如天地之愛,廣闊的讓你無法停止 ~
感動。
今天夜裡的風,有一種溫暖...
當風吹過時,突然覺得臉涼涼地 ~ 伸手一摸;
這時,才知道...心裡早已感動的,眼淚莫名地直流 !!!
每聽一個音,心裡無限的感動,眼淚更是 ~ 無止盡的狂飆。
台灣觀眾的熱情,我想...Andrea 也真心的感受了。
我也非常感動他在 encore 上的細心編排...最後最後的兩首 encore
The last 2nd song ~ Time to say Good-bye
The last ending則是,Giacomo Puccini ~ Nessun dorma
對, Andrea 早已沸騰了所有現場上萬人的心,
所以,這一夜不只美好,更是 ~
今夜無人成眠。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試超人
好吧,好吧...今天你們在醫院聽我這樣騙你們說,
我因為考試壓力大太緊張而昏倒,你們堅決不相信,
卻又不敢來問我真相,怕我難過考試沒考好。
好啦好啦...其實是因為,我昨天 N.P 考試,
當然有因為緊張而漏了一些東西。
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盡幹了好一些蠢事...現在,我來告訴你們吧 !!!啊那個吃飯的,請你們把嘴巴閉起來喔。拜託,請別噴飯ㄏㄟ
進去考場的時候阿,你知道…要有禮貌嘛 !!!
我進去考場時,就很自然的跟平時進病房ㄧ樣,
大聲的說了:
Hi...老師好
然後,看到病人也很開心的跟他說
Hello...劉台生先生嗎?
你好ㄚ
專業病人跟老師突然都偷笑了
哈哈哈…別笑別笑,這個就價值 2 分耶
沒辦法…實在是,緊張的快要昏倒。只想著說,
就跟平常一樣的和人打招呼ㄇㄟ
我一直都很忍耐著,千萬別緊張過度而昏倒。
因為,我實在怕老師沒辦法拖我出去
好這樣就算了...再來
我就要檢查病人是否正確,我就很" 天 " 的跟專業病人說,
劉先生,可不可以請你把手伸出來我檢查看看...
我要檢查你的手圈哦 !!!
嘿嘿嘿...他就偏偏不伸出手來ㄚ...
我就很 “ 自動 “ 的把他的手拉出來看...
嘿嘿嘿...沒帶 !!!
我就很自然而然的 OS 了起來....
ㄟˊㄟˊㄟˊ...你怎麼沒帶手圈阿 ????
哈哈哈...我自己都要噴鼻血了...我的 OS 實在太大聲了。
難怪,那個專業病人死都不肯把手拉出來給我看
然後,我就開始做檢查啦
其中,檢查 P.M.I必須把病床搖高 30度阿
我就很好笑的跟專業病人說 ~
等我一下,我必須要先把你的床頭搖高
然後,我就興沖沖地走到床尾去啦
當我低下頭看時,卻找不到搖桿...
我又很大聲的對?老師和專業病人 OS;
嘿嘿嘿...這可妙的很啦...這張床不能搖高耶
監考官大概想把我丟出去了吧
他們只好笑笑的對我說...好了,你已經搖高了。
再來...
當我 P.E 到腹部時,都檢查完了...
突然,看到專業病人右邊的ㄍㄞ邊...有道疤 !!!
我又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跟專業病人說...
ㄟˊ...你這裡開過刀耶。什麼時候開的呢 ???
這時,專業病人突然不知所措...說,有嗎 ???
我又突然哈哈哈的大笑了二三聲...又很大聲的跟他說,
有啊...就這裡ㄚ !!! 你不知道嗎 ???
然後,專業病人突然整個快要昏倒一般說,
喔喔喔...好像有吧 !!!
哈哈哈...連我都快被自己笑死了
還有ㄌㄟ...
等到開始由考官口試,更爆笑的就來啦
3位考官輪流問訊啦...東問西問的...
醫生考官就問我啦
那除了你剛剛上訴的處置外,你還想要做什麼檢查嗎 ???
我就又 "大聲" 的OS 了起來...
做什麼檢查 ???
嘿嘿嘿...你們CT都做了,怎麼最普通的KUB沒做ㄚ ?
那,來張KUB吧 !!!
這時,3個考官突然都大方地竊笑了起來啦
還有還有,一個一開始的小插曲
我要檢查專業病人的耳道及鼻道是否有分泌物,
然後就拿了 Pen Light。結果… …
竟然不會亮。
我就趕快把 Pen light轉開...然後,很無辜的跟老師說,
哇 !!! 怎麼沒電池ㄚ ?!
哈哈哈
病人大概快要被我笑死了吧
大概就這些啦...很好笑,自己事後越想越好笑
不過,真的實在緊張的很想要
直接昏死算了
那,你說…
我是不是表演很棒的ㄧ個超?考試超人ㄌㄟ
各位來賓,請你們掌聲鼓勵鼓勵嘿 !!! 然後,請跟彌勒佛一樣...
笑笑開心就好。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情味
很多時候,走醫療業久了...
總聽到,同學朋友訴說著醫院的生態很沒有人情味。
或許吧 !!!
大概是,平常醫療工作的訓練,讓大家都變的過於理智冷靜。
說真的;這些這些都是看環境與工作氣氛啦。
好比這次的考試,真的...我自己感受到無比的壓力。
不論是自身或是大環境 !!!
但是,你就會發現很多人很有趣...
有些人,是那種天天跟妳喊加油的人。
有些人,主動地提供了資料,教學影片要妳好好觀摩。
有些人,是那種義正嚴詞要你無論如何都要考上的人。
有些人,會塞給你包子 & 粽子,祝你 ~ 包粽 (中) 。
有些人,會在半夜突然傳給妳一封加油的簡訊。
更有些人,會帶著你去祈求各路神明送平安給考運。當然,也會有些人 "很白"...問你,你有沒有把握阿 ? 妳有把握吧 !!!
無論如何,總算也是考完了。不論,成績將會如何。
很幸運的,我今天遇到了很 Nice的考官,他們的眼神並不嚴厲
還會用笑嘻嘻的眼神,鼓勵你思考回應的答案。
當然,考試的緊張,真的讓我汗如雨下。
雖然,冷氣機啪噠啪噠賣力的運轉著。
講話,我也完全失去常態的大舌頭了起來,打結 !!!
有些,該做的不小心緊張地,忘了做。
有些,根本來不及做。
不過,三位考官輪流攻陷的問話,至少...還來得及運轉條理答辯。
人情味,我今天的大感動。
就是,所有曾經?過我的加油力量的朋友同事;
還有我已經遺忘的那三位考官的臉龐...
你們的真誠心,我都已經感受到了。
金母娘娘的令旗還有文昌帝君的保佑...
這真是可證明了,Paulo Coelho 在 " 牧羊少年之奇幻之旅 " 說的 ~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謝謝你們所有的,不同凡響人情味。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籟 ~ Andrea Bocelli
1958年9月22日: Andrea Bocelli 生於義大利的Laiatico(位於Pisa省內)。 他從小就有音樂天份,也因此他的父母一直鼓勵他去學鋼琴、長笛及薩克斯風。他在很小的時候也就顯現了對於歌劇的熱愛,他更認為他生下來就是為了要唱歌。
他說:我是唯一一個會被大人們不斷要求唱歌表演的小孩,而我不認為一個人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成一個歌手---而是別人為你決定---從他們的反應中他們已經幫你決定了。他從義大利比薩大學的法律系研讀畢業,在從事音樂工作之前,他曾當過一年的辯護律師。 他從小雙眼即是弱視,而在12歲的一次足球意外中,使他完全失去了視力。 他的聲音被喻為"世界上最美的聲音。"
更有人形容: 如果上帝有聲音,那必然就如Andrea Bocelli的聲音一樣完美。
如同,安德烈所說的。他為了完成家人的期待,所以他不負眾望的成為一個律師。
相對地,他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所以他成為一位用聲音來感動人心的演唱家。
上帝,雖然關閉了他的眼睛。
不過,安德烈的世界裡,卻擁有與我們大不相同的豐富色彩...
也因此,安德烈心中的美好,不再是凡夫俗子般的膚淺。而是;
像家鄉托斯坎尼般的太陽...
自然的單純。
台中洲際棒球場,首度演唱場獻給一位外國人,也是安德烈的首度登台。期待,4月19日的夜晚... 讓安德烈的聲音,美好一夜星空
(欲欣賞安德烈之美聲,請先將音樂盒按暫停喔)
Resta Qui (Stay with me) - Andrea Bocelli
Sogno - Andrea Bocelli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懷特的憂愁
最近,心裡真的有點煩燥。
年底時,非常幸運的通過了 N.P 筆試甄試。
然後,就盼著今年趕緊口試結束...
一開始,我心裡其實抱持著輕鬆的心情,面對這場嚴格的考試。
但是,現在我覺得很 " 討厭 "... 因為,似乎已經演變成了一場 ~ 戰爭。
星期三的那場會議,讓我覺得完全不自在。
ㄧ個個精細的百分比,這就是最嚴格的兵家必爭數字,尤其...
當醫院又要評鑑的時候,醫院都會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個加分的利器。
真的,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
總覺得,這個 N.P 的 Li 不應該淪落為一個,為了評鑑而要存在的東西。
那讓人,其實真的覺得很洩氣。
無形中,壓力也漸漸的增加了不少...
工作中,每天的五四三芝麻小事實在多的不勝枚舉,
很多事情,總是在被硬逼出來的心情下,必須要勉強自己去做。
耳邊的聲音,很多很多...常常,都是那種會讓人想要捉狂的奇毛子。
但是,大部分的時候,卻都要選擇 ~ 佛曰不可說的禪定境界...
很多事情,就是說多錯越多,乾脆什麼都別說。
別人要多想,要多說...你還是要堅忍著,什麼都不能多說。
Even 那不是你的事情...
總是,嗯...
總之,大家工作都快樂最重要吧 !!!
我想,大家都不喜歡每天背著一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高壓工作著,
不是嗎 ?!
很多時候,覺得受夠了很多的嗡嗡嗡...
唉喔 !!! 吵死人囉
要是,你看到我在擺著臭臉不想講話,請讓我有點安靜的空間,
別多猜疑。那就是,我已經覺得事情多的讓我很煩的時候了啦
就是這樣。
我想了想,考這張 N.P 的效益,比不考來的還要差。
訓練加上考試等過程,長達 10 個月之久...
回想,上課的那段時間簡直就是每天都想要殺人...
除了工作要顧,病歷要完成,上課不能翹課,寫作業,借教室
最讓我挫敗的就是借教室...
每天都有人打 PHS來跟我要教室,根本不管你是不是比他們還要早借早登記。
總是塘塞我一句...上級長官要開業務會議,各項委員會議...
呵呵呵,上級長官我能說不嗎 ?!
現在,原本我用著輕鬆的態度面對第二階段的口試,
結果演變成一場,今年絕對不能失敗的一場考試,不能等明年。
害我開始都不想講話了,老覺得許久未犯的胃痛,似乎蠢蠢欲動...
假若考上後,又要煩惱 6 年內該認證的 240 個學分 ...天ㄚ !!!
然後,最近為了一些不愉快又不得不調動的...
啊ㄚㄚㄚㄚㄚ....好煩哪
去去去去去... 嬤瞇阿拉背背嘎啦轟... 嗚加拉瓜一勒墓碑共
烏拉烏拉烏拉伊逼嗎稼一勒一淚碰
這是,陳氏最新發明  ~ " 煩。去去咒 "念著唸著,多唸幾次還覺得蠻有趣了哩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覺得婚後的人,不該再做那些誤解事???

敦厚老實的老公,婚後我才發覺他超愛看美女,這讓我十分的訝異!還好,這個有色無膽的男人,也只敢偷瞄漂亮的妹妹,自制的工夫還不錯,保證絕不讓對方發現,頂多只會猛吞口水而已。他不管是在哪裏,只要有美女出現,就算已經累成一條蟲,也會突然精神百倍,活像一條龍,真是好笑極了。 有時候,他還會要我一起看,還說欣賞美女要從腿部開始觀賞,就像在品味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樣!剛開始對於老公的特殊癖好有點小生氣,好歹我也是個氣質美女,要不然當初他怎麼會追求我呢?他總是說只不過是純欣賞,又不會怎樣,妳放心吧!這麼多年來,我家老公一直很清楚婚後的人,什麼事是不該做的! 比方說,他不會單獨跟異性朋友約會見面,更不會去不該去的地方。就連有女同事想搭便車,他也知道要避嫌而給予婉拒。婚後的人,也很害怕與別人互動過密,而日久生情。所以,他一直都是謹守分際的好丈夫。畢竟人言可畏,如果能讓另一半感覺很安心,婚姻才會長長久久。而唯一讓我不放心的是,當我倆共乘機車出門時,我蠻提心吊膽的!因為穿著清涼的檳榔西施,也是他愛欣賞的對象。我會溫柔的告訴他,親愛的!小心騎車留住你那條小命,才能繼續看你的美女喔!然後,倆人便開心的笑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dghx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